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远藤光晓《近150年来汉语各种方言里的声调演变过程——以艾约瑟的描写为出发点》一文以Joseph Edkins(艾约瑟,18231905)对12地方言声调调值的描写为出发点,同时参考19世纪后半到20世纪的其他资料,追踪了这12地方言在近150年间产生的声调调值变化。除天津、西安、成都、厦门四地的调值变化不明显外,其他八地方言——南京、烟台、北京、开封、济南、上海、宁波、苏州——都有明显的调值变化。我根据书中数据,将这八地方言的单字调演变可视化展示出来。

调值格局可视化™(unt发明):捺轴表示起点调值,撇轴表示终点调值;调类图示在图中的高度对应调值的平均高度,在图中的左右位置对应调值的升降幅度(在左侧表示降调,右侧表示升调),曲折调也按照同样的算法确定坐标。

Edkins原著中用于描写调值的术语系统下面皆转换为五度标记法。

南京

img

Continue reading “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AWs-298 京剧音系

普通话不符合古音类推或使用白读音(colloquial reading,pɜ˧˩ tu˧˩ in˥˥˨)导致和京剧音韵地位不同的字不在本文考虑范围内(如京剧音ŋɔ˦˥˥是开口呼、t͡ɕjɛn˦˥˥声母是t͡ɕ、绿lu˧˩韵母是u)。京剧音与普通话相同之处亦不赘述。

Continue reading “AWs-298 京剧音系”

AWs-267 遇见过去的自己

每次旅游或闲逛之后,我都要把走过的轨迹在Google Earth上标记下来,已经成了习惯。上个寒假时在北京又去了一趟鼓楼和后海,去大逗听了个相声。画完那天(2018.1.20)的路线之后,我突发奇想,把我过去4年间的轨迹全都显示出来,结果大为惊讶而感动——原来鼓楼和后海这里我去过这么多次,它们的轨迹分分合合,就好似是我和不同时候的unt相遇了一样。在银锭桥头我同2014.10.142016.7.17的unt擦肩而过,在地安门外大街上又有着2016.7.22017.7.15的unt陪我并肩前行。

Continue reading “AWs-267 遇见过去的自己”

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原计划写《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这样一篇(一系列?)文章,后来搁置,现在先行完成本文。实际上,unt对英文字母的读法从小学除了V以外至今没有改变。本文兼在注释中用有人描述其他普通话母语者(或北京官话京师片)的英文字母读法。

Continue reading “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AWs-290 中英街巷通名互译300词

地名一般由专名(specific name)和通名(generic name)两部分组成。专名是地名中用来区分地理实体个体的专有名词,通名是地名中用来区分地理实体类别的名词,如境胡为专名,为通名。英语通常管街巷名的通名叫街道后缀(street suffix)。

本文汇总了300个中英文街巷通名进行互译。互译时以中英文的一一对应为原则,因此通常只采取不冲突且最常用的含义进行对应,如广已经对应SquarePlaza只能对应,又如Path对应但它不一定非要是步行街。译名适用于街巷,不适用于其他地理实体,如Orchard译作是考虑它作为居民区通名时的用法。原计划给不常见的通名附上含义和用例,但由于精力有限,干脆就全都不给出含义和用例了。

Continue reading “AWs-290 中英街巷通名互译300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