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原计划写《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这样一篇(一系列?)文章,后来搁置,现在先行完成本文。实际上,unt对英文字母的读法从小学除了V以外至今没有改变。本文兼在注释中用有人描述其他普通话母语者(或北京官话京师片)的英文字母读法。

Continue reading “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AWs-290 中英街巷通名互译300词

地名一般由专名(specific name)和通名(generic name)两部分组成。专名是地名中用来区分地理实体个体的专有名词,通名是地名中用来区分地理实体类别的名词,如境胡为专名,为通名。英语通常管街巷名的通名叫街道后缀(street suffix)。

本文汇总了300个中英文街巷通名进行互译。互译时以中英文的一一对应为原则,因此通常只采取不冲突且最常用的含义进行对应,如广已经对应SquarePlaza只能对应,又如Path对应但它不一定非要是步行街。译名适用于街巷,不适用于其他地理实体,如Orchard译作是考虑它作为居民区通名时的用法。原计划给不常见的通名附上含义和用例,但由于精力有限,干脆就全都不给出含义和用例了。

Continue reading “AWs-290 中英街巷通名互译300词”

AWs-288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可用于替代G4.22《下标字规则》(AWs-229)

例文:ꞏ说花二ꞏ百˘块钱买˘一ˊ小猪˞,嗞儿˞嗞儿˞喝水,嘎ꞏ巴嘎ꞏ巴吃豆˞,解墙头˞扔ꞏ出ꞏ去ˇ儿˞地一声您猜怎么着˴——死了!

附加符号˞理应使用组合用附加符号˞,但为了浏览方ꞏ便,我们还ꞏ是使用独立的修饰字母˞。第7、8˞不属于中级超音段特征,但因为使用了附加符号˞所以也算在内。

  1. 重读的字在字后加中抑音符˞:⬚˴ U+02F4(注意不同于顿号˞:、 U+3001)。 Continue reading “AWs-288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AWs-291 童话9则

一 ㄭ的独白

别人都是舌面元音,社会也只接受舌面元音;现在正字法发达了,就算是前元音也可以加上umlaut变音符号变成后元音,后元音也可以这样变成前元音。可我呢,我是舌冠元音,纯粹的、完全没有舌面作用的舌冠元音。我这样的舌冠元音就从来都难被别人接受——他们要么简单粗暴地认为我是而无视我,要么因为听上去像就把我视为一个不前不后的,更有甚者直接用音节擦来把我污名化。

Continue reading “AWs-291 童话9则”

AWs-268 新老派普通话的宽严式记音(含儿化韵)

前言

本文的初衷是用宽、严式记音分别描写普通话的语音,但说到严式记音就不得不考虑口音差异:普通话继承自新国音,而新国音起源于1923年国语统一筹备会的第五次大会(决定改以京音为标准),如此算来,普通话的语音史已近百年。这百年间,普通话的语音发生了些许变化,个别变化甚至影响到音系层面。于是,描写语音时,不同时期的口音不能一概而论。

Continue reading “AWs-268 新老派普通话的宽严式记音(含儿化韵)”

AWs-278 2010年代unt韵文中言前辙的统计考察

曲艺十三辙中的言前辙即an、uan、ian、üan这4个韵母。其中,an、uan、ian的音值一般被写成 /an/、/uan/、/iɛn/,但üan的音值一直备受争议:有认为是 /yɛn/ 而同ian押韵的,有认为是 /yan/ 而同an、uan押韵的。王福堂[1]说:

就笔者所接触到的北京话来看,符合语言事实的是第二种看法。……持第二种看法的少数作者能不为语言中表面上的不平衡现象所迷惑而确认事实,跟他们大多长期生活在北京,有条件随时验诸唇吻,恐怕是有关的。

本文放弃语音学的角度,而是从传统音韵学的角度考察unt韵文中的言前辙,以期证明unt普通话口语中这4个韵母的分合。

Continue reading “AWs-278 2010年代unt韵文中言前辙的统计考察”

AWs-286 倪萍荣成话小品《天气预报》全文和记音

1990年中央电视台《荧屏心相印》特别文艺晚会上,倪萍用山东荣成方言表演了一段天气预报。这段小品一下子火遍全国,好评如潮,初到中央台的倪萍由此一举成名。

2018年赵忠祥和倪萍做客北京电视台《记忆》讲述二人搭档的经历,赵忠祥评价道:那个小品说实话,场内场外,包括我们内行在内,当时都笑成一片。就觉得真行,这人真行,真大胆儿

Continue reading “AWs-286 倪萍荣成话小品《天气预报》全文和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