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309 切韵拟音J

《切韵》记录了南北朝时期标准汉语的音系。这一时期的标准汉语一般称为早期中古汉语(Early Middle Chinese),因此切韵拟音J(Qieyun Reconstruction J)实际上就是早期中古汉语的拟音。J为拟音的版本号,代表2020年,来自unt的字母纪年法(Alphabetic Year Numbering)。

话少说,放码过(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切韵拟音J一改以往中古汉语拟音以音值和证据为导向的方式,而是以音系和工程为导向,码后地实现切韵拟音的流水线生产。文章分成两篇先后发布:

  • 音系规则和代码实现
  • 语音描写和拟音说明

切韵拟音J已在《切韵》音系自动推导器中上线,可选择unt切韻擬音J后点击使用。特别感谢 思無邪SyiMyuZya三日月 綾香 的帮助支持。

Continue reading “AWs-309 切韵拟音J”

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远藤光晓《近150年来汉语各种方言里的声调演变过程——以艾约瑟的描写为出发点》一文以Joseph Edkins(艾约瑟,18231905)对12地方言声调调值的描写为出发点,同时参考19世纪后半到20世纪的其他资料,追踪了这12地方言在近150年间产生的声调调值变化。除天津、西安、成都、厦门四地的调值变化不明显外,其他八地方言——南京、烟台、北京、开封、济南、上海、宁波、苏州——都有明显的调值变化。我根据书中数据,将这八地方言的单字调演变可视化展示出来。

调值格局可视化™(unt发明):捺轴表示起点调值,撇轴表示终点调值;调类图示在图中的高度对应调值的平均高度,在图中的左右位置对应调值的升降幅度(在左侧表示降调,右侧表示升调),曲折调也按照同样的算法确定坐标。

Edkins原著中用于描写调值的术语系统下面皆转换为五度标记法。

南京

img

Continue reading “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AWs-298 京剧音系

普通话不符合古音类推或使用白读音(colloquial reading,pɜ˧˩ tu˧˩ in˥˥˨)导致和京剧音韵地位不同的字不在本文考虑范围内(如京剧音ŋɔ˦˥˥是开口呼、t͡ɕjɛn˦˥˥声母是t͡ɕ、绿lu˧˩韵母是u)。京剧音与普通话相同之处亦不赘述。

Continue reading “AWs-298 京剧音系”

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原计划写《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这样一篇(一系列?)文章,后来搁置,现在先行完成本文。实际上,unt对英文字母的读法从小学除了V以外至今没有改变。本文兼在注释中用有人描述其他普通话母语者(或北京官话京师片)的英文字母读法。

Continue reading “2010年代中后期unt普通话音系:英文字母读法”

AWs-288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可用于替代G4.22《下标字规则》(AWs-229)

例文:ꞏ说花二ꞏ百˘块钱买˘一ˊ小猪˞,嗞儿˞嗞儿˞喝水,嘎ꞏ巴嘎ꞏ巴吃豆˞,解墙头˞扔ꞏ出ꞏ去ˇ儿˞地一声您猜怎么着˴——死了!

附加符号˞理应使用组合用附加符号˞,但为了浏览方ꞏ便,我们还ꞏ是使用独立的修饰字母˞。第7、8˞不属于中级超音段特征,但因为使用了附加符号˞所以也算在内。

  1. 重读的字在字后加中抑音符˞:⬚˴ U+02F4(注意不同于顿号˞:、 U+3001)。 Continue reading “AWs-288 使用附加符号的北系官话中级超音段特征转写法”

AWs-268 新老派普通话的宽严式记音(含儿化韵)

前言

本文的初衷是用宽、严式记音分别描写普通话的语音,但说到严式记音就不得不考虑口音差异:普通话继承自新国音,而新国音起源于1923年国语统一筹备会的第五次大会(决定改以京音为标准),如此算来,普通话的语音史已近百年。这百年间,普通话的语音发生了些许变化,个别变化甚至影响到音系层面。于是,描写语音时,不同时期的口音不能一概而论。

Continue reading “AWs-268 新老派普通话的宽严式记音(含儿化韵)”

AWs-278 2010年代unt韵文中言前辙的统计考察

曲艺十三辙中的言前辙即an、uan、ian、üan这4个韵母。其中,an、uan、ian的音值一般被写成 /an/、/uan/、/iɛn/,但üan的音值一直备受争议:有认为是 /yɛn/ 而同ian押韵的,有认为是 /yan/ 而同an、uan押韵的。王福堂[1]说:

就笔者所接触到的北京话来看,符合语言事实的是第二种看法。……持第二种看法的少数作者能不为语言中表面上的不平衡现象所迷惑而确认事实,跟他们大多长期生活在北京,有条件随时验诸唇吻,恐怕是有关的。

本文放弃语音学的角度,而是从传统音韵学的角度考察unt韵文中的言前辙,以期证明unt普通话口语中这4个韵母的分合。

Continue reading “AWs-278 2010年代unt韵文中言前辙的统计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