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远藤光晓《近150年来汉语各种方言里的声调演变过程——以艾约瑟的描写为出发点》一文以Joseph Edkins(艾约瑟,18231905)对12地方言声调调值的描写为出发点,同时参考19世纪后半到20世纪的其他资料,追踪了这12地方言在近150年间产生的声调调值变化。除天津、西安、成都、厦门四地的调值变化不明显外,其他八地方言——南京、烟台、北京、开封、济南、上海、宁波、苏州——都有明显的调值变化。我根据书中数据,将这八地方言的单字调演变可视化展示出来。

调值格局可视化™(unt发明):捺轴表示起点调值,撇轴表示终点调值;调类图示在图中的高度对应调值的平均高度,在图中的左右位置对应调值的升降幅度(在左侧表示降调,右侧表示升调),曲折调也按照同样的算法确定坐标。

Edkins原著中用于描写调值的术语系统下面皆转换为五度标记法。

南京

img

Edkins《官话口语语法》(A grammar of the Chinese colloquial language commonly called the Mandarin dialect,1857/1864)记为阴平11/31、阳平35、上声13、去声42、入声short。入声按现代调值写为5。150年来,舒声顺时针旋转了将近 ¼ 圈。

烟台(芝罘)

img

Edkins《汉语口语进阶教程》(Progressive lessons in the Chinese spoken language,1862/1864)记为阴平13、阳平31、上声35、去声53。阳平、去声(单字调)在上世纪中叶已经合并。钱曾怡《胶东方音概况》(1959)说明了上声有214、45两个调值,远藤光晓推测214并非是由45变成的,而是外来成分;因此图中我用虚线连接。算上这个上声,并且把阳平和去声视为一体的话,那么150年来调值顺时针旋转了将近 圈。

北京

img

Edkins(1857/1864)记为阴平53/55、阳平35/353、上声13、去声31/313。阴平这个53是upper quick falling,按Edkins原意,为非凹的降调,我根据实际语音在图中改为凸降调553。同时,Forke《A comparative study of Northern Chinese dialects》(1894)用五线谱记的北京话阴平转换成五度制为441,图中阴平以这个为起点。作为终点的上声313、去声52为远藤光晓原文所无,是我根据当代语音补上的。近200年来,调值完全顺时针旋转了 ¼ 圈,完成了一轮调值环流。

南京、烟台、北京的声调调值在图中都是顺时针演变的,我认为顺时针演变是脱落的结果(类比于韵尾脱落)。

开封

img

Edkins《上海方言口语语法》(A grammar of colloquial Chinese as exhibited in the Shanghai dialect,1853/1868)记为阴平55、阳平35、上声13、去声31。除去声外,均与现代调值相差甚多,因此图中我用虚线连接。远藤光晓最后点评道:

虽然一百五十年前的出发点一样,当代的北京话和开封话的声调系统完全两样。这就令人了解到声调变化之快,并有之毫厘,谬之千的感觉。

假设Edkins记载的阴平、阳平、上声是准确的,那么阳平、上声、去声是逆时针方向旋转的,阴平则反其道而行之,并且和阳平、上声都有交叉,过程不明。

济南

img

Edkins(1857/1864)记为阴平55、阳平53/131、上声35、去声13。阴平和去声变成现代调值过程的细节不明,因此图中我用虚线连接。看起来,阴平和去声顺时针旋转的同时,阳平和上声又逆时针旋转,令人费解。不过,去声以外的3个声调演变方式济南和开封很像。

上海

img

Edkins(1853/1868)记为阴平53、阴上55、阴去35、阴入5、阳平11、阳上113、阳去13、阳入1。150年来,阴上并入阴去,阳平、阳上并入阳去,即,都并入了升调。阴平的降幅变大,可能也起到与此平衡的作用,也可能不是。总体来看,略有逆时针旋转之势。

宁波

img

Edkins(1853/1868)记为阴平53、阴上35、阴去55、阴入5、阳平lower slow circumflex quick falling、阳上13、阳去13/11、阳入1。阳平的lower slow circumflex quick falling可能是2131,不过图中阳平按照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1928)记录对应的231来画。阳上13有人记213,图中从略取13。150年来,所有舒声阴调合并,所有舒声阳调合并,逆时针旋转,变成了阴降阳升的格局。

苏州

img

Edkins(1853、1868)记为阴平53、阴上55、阴去35、阴入5、阳平13、阳上31、阳去113、阳入1。舒声阴调变成现代调值过程的细节不明,因此图中我用虚线连接。阳去可能是经过凹调与阳上合并的;其他3个阳调则和上海、宁波一样,是近似逆时针旋转的过程。

One thought on “AWs-304 8个汉语方言150年来的声调演变可视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