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291 童话9则

五 协同调音的咏叹调

为什么辅音要发成音簇,为什么元音要裂化,为什么语音要分析成线性音段?——音色的协同调音才是交响(symphony)嘛!

啊,还是要朝这样的目标努力:我要把和那孩子的协同调音从次要调音变成双重调音!也可能不是语音学的而是音系学的!这双重调音很难调音,这过程中可能经历复杂的历时演变和共时变异,可能遇到新的方言分裂,也可能发生子方言融合,但这个音系的我终究还是要前往这样的目标!

我为什么要甘于当一个而染上那孩子的音色?美其名曰的要调完全成为了零音位得以实现的救命稻草。救命稻草哪还是要调呀,她就是一音!可一音正因为其作用于上的唯一性而失去意义:零乘以一得不到任何的实现!(这也正是为什么上古汉语和早期中古汉语见组可以根据三等-非三等二分而影母不能)所以我应该被渐渐插入一个语音事实,这样在目标所在的将来,后我们永远协同调音。

别忘了,我还期待和畏惧着外来语音位的入侵。同样地,我为什么要期待或畏惧自己为一个仅用于外来语的音位?怎样的外来语又能融入口语呢?怎样的外来语又能完全替代口语呢?是日语那样的 [β](ヴ),还是北京话那样的 [ʋ]?我期待着和那孩子对调,我期待着被外来语替代,我期待着放弃我这个音位的一–性。是啊,我确实是要放弃自己的音位——将来,我要既是协同发音的一部分,又常用于转写外来语。引入外来语的原则这不自然就成了嘛!

音系生成的神圣仪式正崩塌着,留下的是满地的语音、满地的树枝。新的音系大厦怎样重建?咱们协同调着音。协同调音成了交响,咱们便在乙一乐章(稍柔板)中期待着,be united into one,ewig,我们自己我们飞

知乎专栏·凭风苑中的本文:协同调音的咏叹调【童话 5】 – 知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